您现在的位置 >> 金沙官网 >> 校园文学

巷雾巷雨又巷风

作者:王辰凌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4-04-23     浏览
 
 
  若是这老巷子起雾了,想必会更显深远幽长。在这样一个日光明晃晃的午后,走在古巷里,我却心生雾的情结。在雾的古巷里,那残缺的朱漆,龟裂的青砖,风化的古墙都变得朦胧了。唯有伸出双手去触摸,当指尖在古厝老墙上流淌,你会感觉它分明就是一首立体的诗,其缝隙间绛紫或淡蓝的小花就是它的标点,一切都是那样的诗意而深远,让人不敢轻易呼吸,生怕惊动了那雾气包裹着的如蛋壳般薄薄的静。
  如果此时,迎面走来一位女子,隔着层层雾气,你会想,该是一位正值青春韶华的少女吧,她应是衣着细花布衣,黑色绸裤,赤着脚欢快地奔走在小巷中,口中含着一朵丁香,沉醉于其中不知归路的吧。且听她跫音渐近,待她从迷雾中走出,你微微愕然,她的确是很年轻,只是她穿着齐齐整整的校服,步子略显疲惫,低着头,耳中带着耳机,沉醉于其中匆匆赶路。直到她消失在视线之外,你不由感伤,岁月流逝,丁香女孩已是昨日的梦影星辰,小巷慢慢淡出了文人的诗情画意,逐渐成为一条窄窄的人行过道。雾是人非,怅然若失难以排遣,尤其是走在这样幽深的小巷,起着这样的雾。
  若是这老巷子起雨了,想必会更显空灵寂寥,在这样一个晴空明媚的午后,走在老巷里,我心中却惦记着雨,那种滴答滴答的小雨便好,在雨巷中,雨水从挑起的高檐上滑落,顺着古墙,轻轻剥落一段又一段青葱的岁月,雨水浸润着青藓,越发清亮,天井蓝釉花盆里的兰花蔚然吐香。古巷在等着游子,古巷边静静蹲坐着几处民居,几十年来它们守在这里,而它们的主人却远在海峡那头。“等你,在雨中。”浅浅的海峡那边,是诗人多情的诗句,桂花般淡淡萦绕在心头的乡愁,难以排遣,尤其是隔着这样幽长的小巷,下着这样的雨。
  若是这老巷子起风了。想必会更显温情沧桑,在这样一个云淡风轻的午后,走在巷子里,我却想捕捉住一缕微风,如果它裹着城隍庙殿宇中弥漫的袅袅烛香,我会心生肃穆;如果它挟着李贽愤世嫉俗挥笔泼墨的书卷气,我会心生崇敬;如果它裹着茶米油盐的世俗气,我会心生暖意。近几十年来,古城日新月异,广厦林立,而古巷边仍坐落着几户民风淳朴的人家,它们在繁华的都市里辟了一片闲适荫凉,只见古树下,圆桌旁,老人细细抿着茶,神色怡然地对晚辈们细说刺桐港的兴衰史。我羡慕他们并敬重他们,因为他们始终保留着对传统文化的深深眷恋,并且将古老的传说民俗代代相传,难怪这里的一花一木,一砖一瓦都那么有人情味。泉州本土女诗人舒婷曾动情地说“在中国,这样一面与时俱进又固执不愿意改变的城市真的绝无仅有,爱与不爱都显得那么真实”。落叶归根,当你站在老树根旁,你会发现这四个字得到了诠释,尤其是在这样沧桑的古巷中,吹着这样的风。
  巷雾让我惆怅,巷雨抚我乡愁,巷风让我遐思,我打古巷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般开落,只可惜,我不是归人,只是个过客。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