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金沙官网 >> 校园文学

新年味道

作者:郑淑斐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4-01-06     浏览
 
新一年翩然而至,干燥的空气中都能嗅出新年的味道来,微甜却又偏苦。
想着乡下的旧历或许已被外婆换下。不知挂上的崭新日历,是否还有人候着及时撕下。孩提时总爱和弟弟抢着撕日历,觉得那真是一件幸福有趣的事。旧时的日历是一本厚厚的簿子,巴掌大小,由红黑两色的文字和数字印刷而成。节假日的数字是红色的,其他的日子便是黑色的。大大的日期下面,工整地印着干支月令、节气、黄道吉日等相关文字。如果能抢着撕到了红色日历,我便会欢欣一天,因为那般就可以不去上学,可以撒欢似地在乡下和小伙伴们玩耍。
撕下的日历变成了飞机、帆船、竹蜻蜓……纸质的竹蜻蜓,双手一搓,便稳稳飞上天,带走昨日的是是非非。日历被撕下,只留下一道弯弯曲曲、参差不齐的印子,悲哀地告诉我,昨天已经永远地过去了。在撕掉日历的时光里,我渐渐长大。
忽又记起家乡的习俗──12月的最后一日,家家户户需放爆竹迎接新年,祈祷来年大发大利。父亲一定买了最大的鞭炮,零点一声钝响,准时响起。暗夜中时时发出闪光,震耳的大声还没有息,空气里已经散满了幽微的火药香。我离家在外,他会不会还多买了给我玩的烟花?抬头看了看异乡的天,暗道即使家中少了他们的囡囡,也一定会的。
保定的空气十分干燥,下雨的日子稀少。怀念家中此时的绵绵细雨,或许已是那团团白雪。层层叠叠的记忆擦去浓妆,化为融入湿意的清丽素颜。凉凉的雪,洋洋洒洒,浮漾湿湿的流光。宵寒袭肘,枕着骤雨初歇后的俱寂,有满满隔夜之后的寒气。整理心底深深的青苔,是该带着湿漉漉的灵魂归去。
我在朦胧之中,隐约听见远处的爆竹声连绵,似合抱着家乡漫天的雪花直冲云霄,夹着模糊的欢笑声,拥抱了整个夜空。在这有力的拥抱下,我懒散且舒适。室友们亲热的祝福使子夜时的淡淡愁绪一扫而空,只道不能浪费这大好时光。“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也该学学大诗人李太白的洒脱不羁。时光虽悄悄流走,留在心上的水痕却不会消失不见。
心在醉醺醺的空气中蹒跚而行,歆享了新年的洗礼,愈发坚定。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