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金沙官网 >> 校园文学

抬头是云,低头是路

作者:阴雪莹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3-12-17     浏览

  

久未提笔,再落笔时竟有些忐忑,担心拙略的文字唐突了清白的心境。
今年,大三。每当某段时间过了一半,便会微微地紧张。时间总在中点过后急转直下,突然加速,让人稍一恍神就接近了故事的尾声,好像一曲盛大的交响乐,在最后一刻猛然收煞,键停弦止,万籁俱寂,当人们从陶醉中惊醒,已是曲终人散。想小心翼翼地数着日子生活,但倒计时这种事情只会让人平添焦虑,眼看时光飞逝却无可奈何。在焦急中做事,容易流于潦草的应付,最终仓促收尾。
冬天是冗长的,灰色的天幕笼罩四野,望不到尽头的单调。偶尔晴朗的时候,天空却变得凌厉,仿佛天更宽,人更小。这个时候,身边有人要准备考研了,有人在计划着找工作了,而我的未来依然迷茫。想不出头绪,索性便不去想,懦弱得不敢面对,不想改变。我像一只躲在树洞里沉睡着不愿醒来的松树,尽管外面布满了风雪,我温暖的梦里总是一年又一年的春色昭然。
时间就是这样缓缓流逝,虽然捋不清方向,可日子却并不清闲。总会有各种事情扑面而来,把时间填得满满的,不给人荒废的机会。有时候会打开手机看看远方朋友们的状态,有人在赶实验报告,有人在写毕业论文,有人辞职了准备尝试一份新工作。看到大家都在忙碌着,心中竟掠过一丝欣喜:至少我还有值得忙的事情,而不是一个人独享清闲。原来,青春本该就是忙碌的,想要到达,就必须低下头去慢慢跋涉。
看书看得困倦时,喜欢眺望窗外的天空,多希望飘来一朵白色的云,那云中一定盛满了梦想,落满了人们的目光。保定的天上是没有天使的,雾气沉沉,带着死亡一样的安静。甚至渴望一阵风,因为风的极意是自由、倔强、一意孤行。
尽管忙碌,喜欢的东西仍是紧紧抓着,不愿放下。有时在图书馆安静地坐一个下午,看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在桌上,心里是稳稳地幸福。书放在面前,读了一下午也没翻过一页。脑子里是不着边际的思绪,笔尖胡乱涂划着没有缘由的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种了一株小小的吊兰。暑假的时候只有两三片叶子,现在已经郁郁葱葱。看着钻出盆底的根须,我总是对它心怀歉疚:花盆太小,连根须都伸展不开。可它却不以为然,依然长得兴致勃勃,每过几天便会抽出新叶。我在有阳光的时候把它摆上窗台,晚上又放回书桌。这小小的生命在我的宿舍里默默生长,不曾言语,也不曾辜负。
雾霾散去的第一天,恰是哥哥的生日。我走遍校园,拍了一张美美的阳光的照片发给他,下面写着:“保定的阳光送给你,愿你的心情如今天的天空一样清澈。”有些人的青春里鲜衣怒马锦绣繁华,他们什么都不缺,只是缺少一种明媚的心情。
雾霾散去的第一个晚上,明月皎皎,繁星满天。突然收到朋友的短信:“快看月亮,今天的月亮特别美。”心中顿时充满感动:最想要的朋友,可能只是一个能在月圆之夜提醒你抬头,愿与你分享一份美丽的人。感谢那些一直陪伴、愿意与我一同分享生活的人,没有你们,我一定会寂寞很多。
几天前路过一个小店,布置简单,年轻的夫妻俩一同经营着,生意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坏。看着他们,似乎看到了多年后的自己。有一天,即使走过了千山万水,最终落脚的地方可能也是这样一个极为平凡的小镇,过着宁静的生活,只闻花香,不谈悲喜,喝茶读书,不争朝夕。
零零碎碎,拼凑成篇。
我常望着夜幕里各色的窗子出神,每个窗子里都有一方天地。有人说尽管科技日新月异,但是人类思想的进化是很缓慢的,你可能与几千年前的人思考着同样的问题。那么,古人是否也曾盯着黑暗中的灯火,思考着自己该如何存在呢?也许很久以后,你曾经以为的整个世界,最终会化为一扇窗子,闪烁在漆黑的夜里。世界上有多少个窗口,就有多少种不同的生活。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