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金沙官网 >> 校园文学

此去经年

作者:成其洋     发布时间:2013-09-09     浏览

泰戈尔曾说:“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初闻这句话,我毫不怀疑他说的是烟火。

还记得上元节的烟火晚会,夜幕被烟火装点的盛丽非凡,仿佛天鹅绒上陈列的熠熠生辉的钻石,流光溢彩的华灯在烟火的辉映下黯然失色。一朵朵烟火就像一朵朵喜悦,冲上云霄,积蓄着,膨胀着,最终酝酿成一朵绚丽,照亮夜空,照亮游人迷离的双眼。大家都沉浸在烟火的华丽中,欢呼喝彩。

我站在人群后,静默地看着烟火。它的美丽纵然惊艳,却也十分短暂。简单的上升、绽放,接着就是陨落。烟火把人生的经过浓缩成一部微电影,用如此华美的蒙太奇镜头一带而过。我从未在世上见过决绝有如烟火的坠落。就像人生,绚烂到极致背后,总是藏着深深的疲倦。这世上为何总有人,不愿意将美好细水长流,拼命只为绚烂的一瞬。一瞬后又终归沉寂。

这让我又想起了那年在郊外看到的樱花。成片的樱花树林,远远望去,就像一片粉色的云,从眼前层层叠叠向远方山脚下铺去,轻盈、飘逸。细看,每个枝头上都有很多花堆叠着,就像争先恐后去赴一场盛宴。花期终有时,有些盛放是不能错过的。不管之前有多么寂寥,绽放时,就只能留给这世界惊鸿一瞥。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只道那年春风处,你曾年少。

朴树在回忆里唱道:“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惊鸿一般短暂,像夏花一样绚烂。”我终于了解,有时候别人眼中的一瞬,就是烟火的永恒。当烟火往下坠,就像幻化的落叶。那是一种饱含满足的休憩。让更多的人记住了烟火的绽放,将美好的绚烂与希望留下,对于烟火自身来说,已然足够。

曾经有个小女孩痴痴地问过:“烟火就那样坠下来,它疼吗?”我想我现在能够对她微微一笑,告诉她:“不,它不疼,它很好。”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