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金沙官网 >> 学习园地

中国,新能源革命叩响门环?

供稿单位:光明网-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3-11-07     浏览

从10月31日到11月2日,北京遭遇“三连霾”。11月2日,河北、山西、陕西、河南、山东、天津等地也接连被雾笼罩,能见度不足1000米。

在来势汹汹的雾霾背后,一个深刻的命题警示着人们——传统以化石能源为代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是否已到尽头?

现状:“亟需清洁化和低碳化的能源革命”

“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日薄西山,工业排放的二氧化碳正在威胁世界上所有生物的生存,这些是愈发明显的事实。”杰里米·里夫金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文版序言中指出。

“2013年我国的大面积雾霾事件,究其原因在于燃煤和燃油的排放,由化石能源消耗过度所引起。”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说。

资料显示,目前,我国70%左右的城市空气质量达不到新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雾霾天气频繁发生。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空气污染严重,一些城市灰霾天数达100天以上,个别城市甚至超过200天。在一些城市,呼吸新鲜空气已经成为一种奢求。

在里夫金看来,人类已经历了两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呼之欲出:第一次工业革命造就了密集的城市核心区、拔地而起的工厂;每二次工业革命催生了城郊大片房地产业以及工业区的繁荣;第三次工业革命将会把每一栋楼房变成绿色建筑和微型发电厂。“在200年的工业化进程中,人类美化了地球,也损害了地球。据估测,以煤炭和石油为标志的化石能源时代终将过去。化石能源大量广泛地使用,在创造了工业文明的同时,也带来了日益严重的‘副产品’:环境污染、气候变暖、生态恶化。”在里夫金的笔下,第三次工业革命意义非凡。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绿色能源。”国务院参事、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指出。

虽然经历了金融危机,但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出台可再生能源方案,已成为不少国家政要的共识,欧洲已提出到2050年100%实行可再生能源方案。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武寅指出,中国能源不仅消费总量大,而且也是世界上少数几个能源消费结构以煤为主的国家之一。我国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所占的比重在68%左右,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38.4个百分点。业内人士还指出,每生产2500度电需要消耗1吨煤,而这一吨煤燃烧将产生24公斤的二氧化碳和30公斤的烟尘。

“我国亟需清洁化和低碳化的能源革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我们走完了西方大多数国家花了200多年才完成的工业化历程,出现‘未富超标’现象,如果不实现低碳能源,我国的能源回旋的余地很小。”李俊峰直言。

探索:“能源互联网将改变人类生活”

“未来,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建立起一个像神经末梢式的分布式供电智能网络,把普普通通的电网变成一种能源型的互联网。成千上万分散的建筑,每一个都是一个小小的发电站。数以亿计的人们将在自己家里、办公室里、工厂里生产出绿色能源,并在‘能源互联网’上与大家分享,这就好像现在我们在网上发布、分享消息一样。”在里夫金的描述中,我们看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新的生活方式。

这是人类的美好愿望,还是真的即将发生?

2013年1月25日上午,位于北京顺义区北小营镇水色时光小区的一栋联排别墅格外显眼——屋顶布满了晶硅组件,房子前侧一大半的玻璃也都换成了薄膜组件。前来参观的人们纷纷热议,不断向主人提出各种问题,并轮流爬上屋顶查看情况。其实,他们都是为了见证北京地区首个个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顺利并网。据悉,该项目并网总容量为3060瓦,电压等级220伏,日发电量10千瓦时,发电全部上网……

这是北京一个普通人追寻光伏发电梦的起点。从这里,我们看到里夫金描绘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蓝图的雏形。

对此,刘燕华称:“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每一个建筑物都是一个能源收集器,每一个建筑物都是能源生产单位,集电、热、冷的采集和储存为一体,实现网络化的储存与传输,这是一个重大的基本发展方向,这是一种基于智能化的能源网络体系。”

目前,德国有100万座新型建筑可自行生产绿色能源,很多绿色能源都由分布式小建筑产生。它们的投资回报在7至10年左右,边际成本非常低。里夫金预计,从现在到未来十年,世界上数百万的建筑物都会被改造、被升级,开始变成新型的绿色分布式供能的建筑。

“畅想一下,如果安装5亿千瓦的风电,10亿千瓦的太阳能发电,3亿千瓦的天然气发电,煤炭的消费将减少15亿吨,我们的天会变得更蓝一些,水更清一些、土也更净一些。”李俊峰感叹道。

一个分散式供能的时代正向我们走来。

难题:需要技术和体制的创新

不久前,里夫金第一次踏足中国。他说,如果中国在这里能够不断地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向整个世界展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可能性的话,我们会有足够的时间来解决气候变化问题。

在刘燕华看来,“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绿色能源需要五大支撑:第一是从化石燃料结构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第二是可再生能源的采集和收集系统发生重大变化,第三是可存储的新能源基础设施要进行全面的改造,第四是能源的神经网络,也就是说智能电网要加速发展,第五是基于新型交通工具的物流网络也要不断形成。

在这个宏大的工程面前,中国的能源革命面临很多课题。李俊峰认为,建设生态文明,需要技术、体制和机制上的创新,落实需要艰苦、长期的努力。在具体操作层面上,还有许多问题尚待解决。

事实上,中国已经开始行动,煤炭需求面临多方面压力——9月份,有关部门宣布将禁止在北京、上海和广州新建火力发电站。新近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到2017年实现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降到65%以下的目标。

在2013诺贝尔奖获得者北京论坛开幕式上,北京市市长王安顺表示,北京将全面实施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意见和相关产业规划,推动新材料、新能源、新能源汽车等八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力争到202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30%左右。

中国政府发布的能效目标预计,我国“十二五”期间煤炭的需求将在40亿吨水平达到峰值,大量使用可再生能源在这一过程中将发挥关键的作用。

国网能源研究院院长张运洲在一系列研究后得出结论,预计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燃气联产进入快速发展期,2020年占能源供应比重约3%。2015年风电规模达到1亿千瓦,2020年有望达2亿千瓦。光伏发电2015年规模或达千万千瓦,电动汽车、新型储能等逐步由试验示范走向商业应用。(光明日报记者 张 翼)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