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金沙官网 >> 学习园地

能源发展转折点将于2030年出现

供稿单位:经济参考报      发布时间:2013-08-21     浏览
 
        
  “以怎样的国际参照,把握我国能源增长的合理空间,值得认真思考。如果按照所谓的‘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必将把我国引向比欧、日更耗能、更高碳的准美国模式。”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院士指出“我国必须创造一种可持续发展的‘中国模式’。”
 
  杜祥琬是在620日英大传媒研究院成立仪式暨首届能源大讲堂现场做上述表示的。作为能源大讲堂的主讲人,杜祥琬具体阐释了绿色、低碳能源战略的六个子战略,并对本世纪上半叶我国能源发展做出展望。他预计,以“科学、绿色、低碳”为标志的我国能源发展的历史性转折点将2030年前后出现。
 
  应从国家层面统筹制订能源战略规划
 
  619日,新的国家能源局“三定方案”正式公布。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变化是,新能源局将强化能源发展战略规划和政策的拟订和实施,并将加快推进能源体制改革,加强能源法制建设,进一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同时,要推动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和能源市场建设。
 
  “这对于推动中国能源和经济的协调发展而言是个好消息。”杜祥琬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过去30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同时也积累了一系列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深层次矛盾。目前,中国经济已走到了一个必须转型发展的关键期。
 
  他随后列举出一串数字:“十五”以来我国能源消费总量过快增长,十年增长2.2倍,对资源环境带来巨大压力。我国G D P目前占世界生产总值不到10%,但能源消耗已达20%,能源排放的污染气体居世界之首,温室气体占世界总量的25%。单位G D P的能耗、污染排放和碳排放都过高。我国煤炭的年产量已达30亿吨,其中只有不到一半符合科学产能的要求……
 
  分析其因,杜祥琬认为,一个主要问题是我国缺少系统的能源发展战略规划。他说,资源和环境制约等全球变化因素,对传统能源格局提出挑战,能源利用将进一步向节能、高效、清洁、低碳方向发展。世界各主要国家纷纷调整战略,能源新技术成为竞相争占的新的战略制高点,以争取可持续发展的主动权。
 
  “我国需要在世界能源环境中寻求最优的能源发展战略和路线。”杜祥琬表示“我国的现代化应该是在守护环境底线基础上精心设计的发展过程。”
 
  须全力打造能源发展中国模式
 
  据了解,有报道称,中国能源经济发展应以“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为标杆,据此制订自己的能源战略规划。对此,杜祥琬发出警告,这将把我国引向比欧、日更耗能、更高碳的“准美国模式”,必须高度警惕这种观点的现实危险性。
 
  杜祥琬分析说,发达国家在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平后,年人均能耗就保持在一个较稳定的水平上。从全球来看,目前存在两种模式:第一种是以美国为代表的高耗能支撑的经济调整发展模式;第二种是以欧洲和日本为代表的较低能耗支撑的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
 
  先说美国模式,美国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4 .5%,却消耗每年能源总量的20%,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4倍,如果人均能耗与美国一样,就要消耗世界九成的能源,如果全世界都达到美国的能源消耗水平,人类需要四个地球,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说欧日模式,目前欧洲和日本的经济水平达到与美国相等的现代化水平,但耗能、耗电却只有美国的一半。按此标准计算,中国的能源消耗总量也只有不到一倍的增长空间。
 
  “如果以所谓的‘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为标杆,那就是把两类发达国家进行大平均。其结果将把我国引向比欧、日更耗能、更高碳的‘准美国模式’。这是我国需要高度警惕的一种现实危险性。”杜祥琬说,“因为,从能源资源禀赋上讲,中国根本没有粗放发展的资本。”
 
  杜祥琬强调,中国应该走一条符合自己国情的发展之路,即要打造能源发展“中国模式”。我国理应比欧日更节能、更低碳。具体而言,就是要坚定不移地走“新型工业化道路”,以较少的投入、较少的排放实现较高的经济增长、达到较好的发展效果。
 
  谈及“能源发展中国模式”的可能性,杜祥琬认为,中国作为新兴发展中国家,占有后发优势,比如信息技术、新能源技术、节能技术、低碳发展路径等,我们要做得更好是可行的、可能的。
 
  勾画能源发展中国模式战略线路图
 
  杜祥琬指出,所谓能源发展的“中国模式”,概括而言就是要全力推进“科学、绿色、低碳”能源发展战略。在这一总体战略下,可具体阐述为六个子战略。
 
  第一子战略,是要强化“节能优先、总量控制”的战略,强化一个认识,即“中国只能用明显低于发达国家的人均资源消耗实现现代化。”
 
  第二子战略,是煤炭的科学开发和洁净、高效利用以及煤炭资源战略地位调整。建议将煤炭洁净化度作为煤炭行业的重要考核指标,且根据科学产能的要求,应该把合理的煤炭安全产能控制在38亿吨以内。
 
  第三子战略,是确保石油、天然气的战略地位,把天然气作为能源结构调整的重点之一。
 
  第四子战略,是积极、加快、有序发展水电,大力发展风电、太阳能光伏光热等非水可再生能源,使可再生能源战略地位逐步提升,成为我国的绿色能源支柱之一。
 
  第五子战略,是积极发展核电。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后,我国对核电安全性进行重新认真分析,给出了明确的结论,确认了继续发展核电的方针。杜祥琬认为,“核电可以安全运行,世界核能发展格局是基本稳定的,不驾驭核能才是真正的危险。”
 
  杜祥琬提到的最后一个子战略,是发展中国特色的高效安全电力系统,以适应新能源的分布式等用电方式和储能技术。利用信息技术与电网技术的结合,建设信息化、自动化、互动化的智能电网,达到提高电网的效率、安全性,也使电网能有效接纳新能源,“未来的电网,一定是集中式与分布式相结合的电网。”
 
  能源发展转折点将于2030年出现
 
  基于对我国能源发展阶段的长期研究和分析,杜祥琬在英大传媒研究院首届能源大讲堂上给出一套推动“能源发展中国模式”的时间表。他预计,以“科学、绿色、低碳”为标志的我国 2030年前后出现。
 
  杜祥琬认为,2020年前的10年,特别是“十二五”,是上述攻坚任务能否完成的关键期,经济转型应实现重大调整,能源消费增长结构将有显著变化,节能、提效、减排取得新的明显成效,逐步实现能源供需模式的转变:从现在以粗放的供给满足增长过快需求的模式,逐步转变为以科学的供给满足合理需求的模式,并在此新模式下,实现可持续的供需平衡。
 
  2030年前的20年,是上述转型期中的攻坚期。其间,要花大力气形成节能提效机制、实现新型能源的突破、化石能源的洁净生产和利用、实现污染排放和温室气体排放的控制。
 
  2050年后,我国将拥有一个中国特色的能源新体系,我国将进入比较自由的绿色、低碳能源发展阶段。
 
  “按照理想的发展趋势,我国必将从如今较为粗放、低效、污染、欠安全的能源体系,转变为节约、高效、洁净、多元、安全的现代化能源体系。”杜祥琬说,“这其中最重要的是2030年之前的20年,此间我国能源的结构、质量都将发生根本性变革,应该是能源发展的历史性转折点。”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